支持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,鼠标中键滚屏功能
选择字号:      选择背景颜色:

第1179章 直面鸿宇

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
    “鸿宇,你还跑!”

    “留下两条腿,今天老子放了你!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咱们死战到底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找鸿宇不要太简单。

    灵皇道场不小,天王强者想藏身,除非你寸寸搜索,要不然找到的难度很大。

    之前方平和张涛他们隐藏,对方多位天王也难以马上找到。

    不过找鸿宇,没必要去找他,找乱就行。

    乱是不屑于隐藏气机的,气机强大无比,加上高声叫骂中,方平很轻易就找到了鸿宇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至于天魁他们那边,镇天王在盯着,方平懒得再掺和。

    此刻,方平带着老张、龙变、公涓子几人,踏空而行,闲庭阔步,相当的悠闲。

    一边朝那边赶去,方平一边问道:“公涓子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公涓子有些无奈,打断道:“老夫不叫公涓子,老夫当年被人称为北海公,名涓,子也是外人的敬称,苍猫不学无术,听话听一半,所以才叫老夫公涓子……”

    公涓子很是无奈,老夫名字就一个字,涓!

    不是公涓子!

    可现在,谁还记得他叫什么,都是苍猫这不学无术的家伙干的好事。

    自己用了几千年的名字,都没人记得了。

    “哦,公涓子前辈……”方平懒得改口,叫习惯了,忽然改口多麻烦,继续道:“我们这些人当中,你们宗派界和天外天,应该对地皇神朝都比较了解,鸿宇真的是地皇分身吗?”

    “老夫崛起的比较晚,地皇神朝创建的时候,老夫还弱小,年纪也不大,龙变应该知道的比我多一些。”一旁,龙变闻言想了想才道:“应该是他。差不多六千年前,当时还是混乱时期,三界大乱,那时候大家都以为皇者已经全部陨落,四帝已死,乱世降临,混乱了一两千年。

    那个时期,大战不断,乱天王这些人,都是那个时代崛起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很迷茫,对未来的迷茫……”

    龙变叹道:“九皇四帝都死了,谁不迷茫?未来在何方?三界一些有野心的家伙,也都想出面,掌控三界,再立天庭……

    结果,六千年前,天坟那边,一道皇气贯穿天地,扫过三界。

    皇者降临!

    那一日,地皇出现,沿海而行,降临地皇大陆……不是现在的地界,那时候还有一片比现在更大的大陆,后来被摧毁了,你应该知道,这里当年只是地皇神朝的边荒之地,主要都是一些妖族栖居。”

    龙变继续道:“那一日,皇气荡三界,皇者降临,大乱一日间结束!沿海而行,一路上,各路强者纷纷臣服。

    天植、天命这些人,本就是地皇一脉强者,这时候都现身了,纷纷投靠了地皇。

    还有几位当年残存的圣人,帝尊,也全部出现,追随地皇。

    地皇现身,降临大陆,划地为国,言出法随,不建天庭,开创神朝……”

    龙变好像回想到了当日的情景,感慨道:“那时候,原本大乱的局面,几乎是眨眼间被平定了下来!迷茫的强者,也都有了主心骨。

    地皇传音三界,天界虽毁,强者未灭,不过皇者极道各有要务,不现三界。

    这一日,地皇建神朝,开九殿,当年一批散落在三界的天庭军,也迅速投靠了地皇,创建了神庭军。

    不过,当年其实也有些端倪出现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方平问了一句,龙变想了想解释:“那时候,天王其实还有不少,这些天王是处于观望状态的,有些天王不属于地皇一脉,所以其实都在等其他皇者归来。

    一开始,地皇没有镇压这些天王,那是因为大家觉得其他皇者可能会很快归来。

    可很快,大家发现了不对劲,地皇没有对天王出手,我说的是那些上古王者。

    当年,我们觉得是地皇不想和其他皇者撕破脸,后来,我们才明白,是因为地皇未必有这个能力镇压那些天王,所以只能任由他们逍遥。”

    “乱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都没说完,龙变便笑道;“乱不同,他崛起的时间短,而且这家伙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货色,当年哪怕地皇现身,他还是在三界制造混乱,所以才有了后来地皇神朝围剿他的局面……

    乱从那以后,就没再现身三界,应该是怕地皇出手,所以跑了。”

    龙变继续道:“地皇分身是不是鸿宇,从坤王他们的一些举动来看,应该证明不是真的地皇……既然不是地皇,又能施展皇道之气的,并且具备一定战力的,瞒过天王,那大概也只能是鸿宇了。”

    方平微微点头,好奇道:“皇者真的这么强吗?出来一位皇者,就足以镇压三界了!要知道,三界强者也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龙变沉吟片刻才道:“按照神皇当年的说法,战胜皇者的……除了极道,只有皇者!皇者太强大了,到底有多强,非这个级别的人,谁也不清楚!

    皇者们证道之后,出手的次数不多,很少很少。

    不过仅有的几次,都让人震撼。”

    龙变活了太久,知道的也多,此刻为方平几人解惑道:“据我所知,证道之后,还出手的皇者和极道,有几位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位是霸天帝,霸天帝战绩不少,不过最让人侧目的有两次。

    一次是在天庭演武,一拳轰破了九重天,光这一点,任何破八都做不到!

    破八,哪怕是破八巅峰,都未必能接下这一拳。

    一次是打天狗那次,天狗当年其实也是破七实力,甚至接近破七巅峰的存在,当年在三界也是纵横,挑衅初武神灵都不是一次两次……

    结果那一次,被霸天帝恼怒之下,一拳打爆了狗头,天狗几乎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当日围攻霸天帝的百位帝尊,其中圣人级不少,结果霸天帝发怒之下,气血爆发,气血震的百位帝尊纷纷重伤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舔了舔嘴唇,够强大!

    破七的天狗,狗脑袋都被打爆了,难怪后来跑的飞快,不敢在天界待了。

    “第二位……应该就是地皇了!”

    龙变开口道:“地皇当年掌管地界,地界也是最混乱的一界,初武大陆都算是地界的地盘,都归地皇掌管。

    当年,万道之争刚结束不久,初武的一些强者不服气,也不愿承认天庭的统治地位。

    结果地皇剑从天界降临,一剑将一座初武大陆斩爆,大陆之上,一位破七的初武神灵,连带着整个大陆的强者,在这一剑之下,全部陨落!

    从那之后,初武大陆也不再敢反抗天庭的统治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挑眉道:“皇者有斩杀破八,秒杀的战绩吗?”

    龙变想了想,摇头道:“破八的不多,大部分都是初武神灵,除了证道的时候,杀过几位破八,后来倒是没有破八被皇者斩杀的情况。

    不过哪怕破八,也绝对做不到,一招斩灭破七,甚至覆灭了整个大陆的情况。

    所以从那之后,众人都知道,皇者强大的可怕,三界也没人再敢作乱。”

    “一招覆灭一片大陆,的确够强大的,难怪皇者出世,没人敢反抗。”

    方平说着,又问道:“到了皇者境界,是不是气血再次质变了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是。”

    龙变几乎不去考虑,马上道:“皇者没证道之前,战力大部分其实是不如初武神灵的,他们证道之战,战初武神灵,一开始几乎都是处于下风,等到了后期,即将证道,才斩杀了初武神灵,成为了皇者。

    当年可不止九皇四帝走这条路,走这条路的人多了,结果大半都死在了初武神灵手中。

    九皇四帝是胜利者,所以才有了九皇四帝,而非就他们13人走到了那个高度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再次点头,皇者的确很强。

    破九的存在!

    破九,那还是因为只有九重天,谁也不知道破九到底多强。

    破九,那其实代表气血破坏力已经接近4000万卡了,差不多就是4000万!

    方平摇头,4000万……可怕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而且到了那地步,应该已经算是质变了,就如绝巅和九品,未必是人数堆积可以对付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当年这群人,到底战斗到了何等程度,一个个的打没了,打的天界都崩碎了。

    方平询问了一阵,大概也确定了,当年的地皇分身,真的是鸿宇。

    而这,也涉及到了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比如……维持了三千年的皇道之气,到底从何而来?

    要说伪装,一两年也许没问题,可三千年之久,这就不是简单的借用一些皇道气息的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谈话间,众人已经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此刻,鸿宇还是不和乱交手,继续带着乱四处乱飞。

    乱在后面缀着,双方始终拉开了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方平四处看了看,很快,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他猜测的未必是假的!

    鸿宇,现在飞行的方向好像就是空间战场,他也许真的是为了掌兵使所来。

    感应到了方平他们到来,鸿宇叹息一声,侧头看向方平,“当日在诸神墓地,我应该帮过你们人族,方平,人族都是如此忘恩负义吗?”

    方平平静道:“那自然不会!和你无关,我是来找地窟二王的!这俩家伙,当日围杀我人族强者……”

    天命冷冷道:“方平,当日你一出现,斩杀一尊真神,难道本王不该出手?是你们闯入了我们的闭关地,那是吾等的道场,你们不请自来,难道不该杀?

    何必说这些,遮掩你们人族忘恩负义的本性!”

    方平失笑,开口道:“这么说,是我们错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天命冷哼一声,清秀的天植王,这时候也是微怒道:“自从神庭覆灭,吾等便一直谨小慎微,哪一次战争,不是你们挑起的!

    南北之战,也是宗派界和坤王他们自己挑起的……

    而今,却是指责吾等对你出手,方平,岂不知可笑吗?”

    方平望天,看向老张,“如何反驳?”

    张涛懒得理会他,淡淡道:“何必说这些,这些年,你们为了让地窟和人族开战,暗中没少布局,还真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?”

    “当年传出复生之种在人族的消息,难道是我们自己说的?我若是没记错,按照地窟强者的说法,这是当年神朝覆灭之后,你们这些人传出来的!

    包括地皇分身,你们二王,都是人族乱世的罪魁祸首!

    到了这地步,装什么白莲花,一副人族才是白眼狼的姿态,糊弄谁呢?”

    张涛冷笑道:“复生之种在人族……因为这一句话,我人类死伤无数!因为说这话的,不是别人,是地皇!哪怕只是分身,那也是地皇!

    因为地皇临死的时候,告诉了其他人,所以大家都信了,换一个人,有这样的公信力吗?

    鸿宇,你对方平施展一些小恩小惠,难道就想让我们忘了,这百年来,人族死在地窟的那数千万人族?”张涛脸色越来越阴沉,“数千万条性命,在你们眼中算什么?可对我们而言,那是亲人,那是同胞,就这么死了,死的可笑,因为复生之种!

    今日,你告诉我,什么是复生之种,人族哪来的复生之种,我倒是想知道,让人族血战了百年的东西,到底是什么玩意!”

    方平朝他竖起大拇指,笑道:“你看,我差点被糊弄了。原来……你们才是我们血海深仇的源头!”

    方平脸色也冰寒起来,冷声道:“鸿宇,你恐怕没想过,人族会有报仇的一天吧!”

    前方,乱两边看了看,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找鸿宇麻烦了。

    鸿宇停下了脚步,看向方平几人,轻声道:“地皇分身是地皇分身,鸿宇是鸿宇,九道是九道,不可混为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玛德!”

    方平张口就骂,毫无强者形象可言,“老子弄死了你全家老少,回头换个身份,说我不是方平,你乐意吗?老子把金身打爆了,换一个身体,那我就不是方平了?”

    “最他么看不起你们这种人!敢做就敢认,自己是谁都不敢承认……比狗都不如的东西!”

    方平那是粗言秽语不断,他的确讨厌这些人的狡辩。

    我不是我了,我是别人。

    你要说,你什么都不记得,和老王他们一样,完全失去了一切过往,重新转世,那就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结果,你不但什么都记得,而且还的确是一体的,就是一个人,这时候还否认一切,说什么自己不是自己,方平没喷他一脸,那是因为他实力强大。

    张涛接话笑道:“别骂狗,狗是人类的朋友,你这么骂,小心狗找你麻烦。”

    那边,乱忽然骂道:“狗是你们朋友?”

    张涛心累,这家伙一副马上要翻脸的态度,让他很是心累,随意道:“就这么一说,你要吃狗肉火锅,人类也有,需要吗?需要的话,可以邀请你吃一顿全狗肉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乱有些讪讪,人族真无耻。

    刚刚还狗是朋友,转头就邀请自己吃狗肉了。

    鸿宇面色平静,不管他们,开口道;“方平,你们到底想做什么?难道真要和我交手,分个生死才愿罢休?”

    方平笑道:“那倒不是,谁知道你什么实力,我猜你保守破八,可能破八巅峰,还真未必惹得起你,可你太强了……你真的敢暴露全部实力吗?除非你能杀光这里所有人,要不然,你这么强,那就得干你!

    鸿宇,你想想,你破七,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!

    你破八,那我们就要围杀你!

    所以你现在破七还是破八?”

    鸿宇失笑道:“你方平能说会道,我也有所耳闻,今日倒是涨了见识,如此说来,我无论什么实力,都没好下场,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若是破七巅峰,应该不会成为众矢之的吧?你人族的镇天王,比我更强大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方平笑道:“破七巅峰还行,不过……你家圣人多啊!加上二王,十多位圣人,威胁也大。”

    “外界的天庭,不是我建的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不以为然道:“那你以后要是接管了这个天庭,你就是猪狗不如的东西,走路被雷劈死,出门被一品武者撞死,喝水喝到了能毒死皇者的水,吸气吸到了能毒死皇者的气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一连说了一分多钟,以他的实力,说话速度多快,骂了上千句!

    这时候,对面,二王脸色铁青,鸿宇也是叹道:“方平,你也是天王级武者,三界自从开创以来,天王最多的时期,初武神灵时期,也就堪堪百人。

    三四万年来,你方平实力足以名列前百强,如此污言秽语,真的合适吗?”

    一旁,乱都想点头了。

    他也喜欢骂人,可他骂来骂去,都那么几句,重复了好几千年了。

    可这位……真能骂!

    得学着点,他一个旁观者,听的都想打人了。

    方平懒洋洋道:“为什么不合适?我骂你了吗?我骂那躲在背后的无耻小人,你插什么话,做贼心虚了?还有,接下来谁去找掌兵使,那还是这话,我们就在空间战场盯着,看谁去,谁去谁是我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鸿宇摇摇头,笑道:“说吧,你想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灭了二王,然后将圣人令交出来,别说你没有!你当年执掌地皇神朝,宝物无数,也许还有天王印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乱急忙接话道:“不交大腿也行,送老子三五柄神器也一样,老子融了看看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鸿宇笑了一声,看向方平,缓缓道:“你要圣人令,应该是为了稳固你的本源世界。你的皇道,之前崩断了,却是依旧战力强大。

    你之前施展的大道本源,和你自身好像有些不匹配,难道说,你动用了石破的本源境,换了自己的道?

    换来的道,难道无法承受你的强大,所以有崩断的趋势?

    如此一来,你需要圣人令镇压和巩固?

    这么说来,你的战力其实不持久,是吗?”

    鸿宇又道:“你之前追杀艮王,最后却是放弃了,只要求对方交出天王印,应该是真的出了一些问题,对吗?”

    “你换来的大道,再次崩断,你会死亡吗?”

    鸿宇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平脸色变幻不定,心中却是“呸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鸿宇是精明,猜了个七七八八,可那又如何?

    真以为自己大道崩了,人就死了,就没战力了?

    真要这么想,自己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

    方平也懒得说什么,哼道:“一厢情愿的想法!你要不试试看,我会不会崩断了大道?会不会陨落?鸿宇,少废话,你想做什么,我懒得掺和,马上交出圣人令和天王印,要不然,今天和你死磕到底!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打断道:“怕你大爷!老子就是这么闲,就缠着你了,你今天不给,那我保证,接下来缠到你什么事都做不成,你信还是不信?

    我们缠着你,其他人保证不会插手,都等着看戏!”

    “你是和我耍无赖吗?”

    鸿宇脸色微微变幻,方平大大方方道:“没错!就是耍无赖!当然,你要是有能耐,干掉我们,那当我没说这话!

    没能耐,不敢暴露实力,那就乖乖的交出来!

    反正我没什么计划要暗中进行,我们人族也没什么计划,那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鸿宇轻轻吐了口气,半晌,开口道:“你赢了!方平,不过你也记住了,有时候,不是纠缠就能赢的,有些事,只是此刻不愿与你计较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计较好了!”

    方平嗤笑,鸿宇失笑,再次摇头,恢复了平静:“圣人令我们是有,不过只有一枚,也没必要欺骗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枚!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枚!”

    鸿宇声音清冷了一些,“难道你非要我去杀几位圣人,为你夺取圣人令?若是如此,那何不如和你们开战!”

    方平想了想,退步道:“两枚,别说没有!天植和天命,一人价值一枚,买命钱!要不然,今天他们走不了!”

    “你人族也有强者,不是人人都可以抵挡天王!”

    方平点头,“那你去杀好了,我会痛心,会难受,会报仇,但是不会妥协!他们实力弱了,现在其实也帮不到我们什么,你杀了,激发一下我,也许我今天就能破七破八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笑道:“我们这些人,那都是脑袋搁在刀刃边,早就做好了决定!当日他们进来的时候,你去问问,谁想过活着回去?怕死,那就没今天的人族了!”

    鸿宇深深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张涛,忽然笑道:“武王,你也是如此吗?”

    张涛平静道:“他说了算!我现在只当打手,其他的别问我,因为跟着他,人族过的潇洒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怕死?”

    张涛笑道:“怕,不过应该没你们怕,因为我们活的不长,正常人族活到百岁,那就是幸事,刚好,我快百岁了,也活够了,我还没活到老乌龟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龙变几人也是脸色变幻,这是连我们一起给骂了啊!

    “有趣!”

    鸿宇再次笑了一声,随手朝方平一打,两枚圣人令破空而来,接着转身离去:“再来,那就是逼我翻脸,逼急了,强者终究是强者,有时候,没必要如此咄咄逼人。”

    方平接过两枚圣人令,感应了一会,没有财富值增加,顿时笑道:“怎么会,多谢鸿宇皇,不,多谢九道皇成全!”

    这声音极大,传遍了四方,方平大声道:“皇者风范十足,九道皇,你活该统领三界,这三界谁证道皇者我都不服,我就服你!

    你成皇了,我人族唯你马首是瞻,你说打谁就打谁,给我们一口饭吃就行!

    我认真的……您老成皇了,记得别忘了我们人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鸿宇轻笑声传来,人已经离去。

    后方,乱眼珠子滴溜溜直转,这也行?

    那本王也试试!

    “鸿宇,别跑,交出神器,否则从今往后,老子缠定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乱迅速追了上去,没一会,方平瞳孔一缩,乱从虚空中走了出来,一言不发,大大咧咧道:“算了,不和他一般计较,老子去找别人玩玩!”

    话落,乱迅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此刻,方平却是看到了一些东西,乱的拳头在不断颤抖。

    就一瞬间!

    乱刚追上去,鸿宇好像出手了一下,眨眼间,乱就遁逃了!

    能活到现在的家伙,得罪了天狗这家伙都能活的逍遥的家伙,岂是真的傻。

    他跑了,代表鸿宇可能有斩杀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张涛也是脸色变幻,轻声道:“暂时别去招惹他。”

    鸿宇没对方平他们出手,顾忌的未必是方平几人,而是镇天王。

    方平点头,沉声道:“明白!你去找天魁拿剩下的那枚圣人令,让镇天王把震王印给我,其他的不用管了,准备出去!”

    张涛见他不再纠缠,也松了口气,点了点头,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方平这时候已经拿到了19枚圣人令,此刻的方平,还有7枚没炼化,哪还管其他人,直接原地盘坐而下,开始炼化,龙变和公涓子为他护法。

    7枚圣人令,再加上老张还去讨要一枚圣人令和天王印,方平觉得,这次假天坟之行,也就到这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圣人令,不多了。

    地窟还有6枚,天魁一方还剩下两枚,他这会有20枚,只剩下8枚流落在外,也不知道在谁手上。
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就爱网立场无关!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