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撑键盘左右键(← →)能够上下翻页,鼠标中键滚屏功用
挑选字号:      挑选布风光彩:

第1895章:三兄弟受罚

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
    不得不说三弟大牛的力气很大,也可能是刚刚栽下的柳树苗还没有长瓷实,被大牛连着拔了好几棵。

    等拔完了人家找上门了,他们几个小的才知道这是拔了杭州府栽的树苗。

    西湖风光俊美,两条堤上绿柳成荫,这可不是简略天然构成的,是不知道几代人不断的植树美化才造就了西湖的美景。

    植树的也不是他人,是官府的役夫,他们栽了多少树都是有定量的,完成了定量,才算完成了本年的赋役。

    朝廷变法的进程尽管起崎岖伏,但新法里的募役法却是遭到老大众的欢迎的。

    有钱人不愿意服劳役,能够花钱来请劳动力代替自己执役,而困苦人也能够合法的经过付出劳动的方法取得收入,这是一举两得的作业。

    后世的历史课本里以为募役法加剧了贫苦人的担负,这种事也不是不存在,但要彻底否定募役法给困苦大众带来的优点,也是有点以偏概全。

    被雇佣的劳役原本现已完成了自己的活,后来却被府衙的差吏说偷奸耍滑,天然不乐意,天然要力排众议。

    可等他们看到自己刚刚栽下的树苗不知被哪个熊孩子给拔了出来,天然是气得直跳脚。

    好在有目击者,说看见是杨家的小子们把这些刚刚栽下的树苗给拔出来的,这下劳役们只剩下哭了。

    府衙的差吏听见杨家这俩字,便知道以自己的身份还惹不起,当然不敢管。

    但他们的责任便是监督劳役把自己的作业做完,可眼下劳役们的活的确没有做够了数,他们也只能追查,这是他们的责任所在,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这就苦了劳役们了,活并不是他们没干,更没有偷奸耍滑,仅仅由于他们栽下的柳树苗被几个调皮的孩子给拔出来了算了。

    被拔出来的树苗天然是活不了了,根系在太阳底下晒半响就干燥了,再栽下去也活不了,只能重新用新的树苗栽一遍才行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来,用新树苗所发生的本钱,官府是不给报销的,差吏们也没有责任自己掏钱,当然是推给那些劳役们承当。

    劳役们这就承受不了了,自己辛辛苦苦干活赚点劳役钱,成果还没那几棵树苗值钱,白白卖了苦力干了活不说,还倒赔了钱,这换了谁也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人家不敢找杨家的倒霉打上门来逃回公正,只好在杨家大门前哭,哭的时分长了,天然引来了不少大众围观。

    门房见作业越闹越大,就快要影响到家主的名誉了,急忙陈述,杨怀仁这才知道家里的几个小子出门游玩的时分惹了祸回来。

    孩子们出门由于调皮惹完事,杨怀仁一开始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事,孩子嘛,调皮一些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并且杨怀仁教育孩子呢,也历来不喜爱动用暴力,还是以说教为主,给孩子们讲道理,比方劳役们干活很辛苦,日子也不容易,他们这么做损伤到了他们了,这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可到了韵儿和玉儿这儿,这种程度的说教就显得太轻描淡写了,把家里三个小子抓出来,说什么都要给他们上家法。

    杨家的家法很严,也并不是杨怀仁定的,是杨母为了严以治家,才和几个儿媳妇商量着定下来的,杨怀仁也不太介意这种事,便由着她们。

    其实家法也历来没正儿八经履行过,家里奴隶丫鬟的都很懂规则,孩子们之前也很少生事,所以这些谨慎的家法,许多时分都是摆着做姿态的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韵儿和玉儿是真的气愤了,就差点说出犯上作乱的什么君为鱼、民为水的话了。

    总归,孩子调皮捣蛋不要紧,大不了是被骂几句罚誊写也就算了,可假如这种调皮捣蛋危害到了普通老大众的利益,那就严峻了。

    孩子们也是真的怕了,奶奶也没想到这会儿会由于最初定下的家法太严峻而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当杨母看着韵儿和玉儿拿出指头粗的藤条来,真的预备对几个孩子履行家法了,想劝也开不了口了。

    规则是她定的,她总不能首先去破坏了,否则杨家真的要被外人说没有规则,乃至编排成狗仗人势,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孩子们也怕,他们历来没见过两位母亲气愤发火的姿态,女孩子们都吓哭了。

    莲儿和心儿也欠好干与,她们尽管心爱自己的孩子,却也知道家法拟定了出来就不能容易违反的道理。

    孩子们向母亲求助无果,只能向杨怀仁这个当爹的求助。

    杨怀仁想说话,可看见韵儿和玉儿坚强不屈的姿态,也欠好干与她们管教孩子,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了。

    不过韵儿和玉儿的情绪也有所不同,玉儿觉得谁犯了错,谁就该遭到赏罚,她建议赏罚大牛一个人就够了。

    韵儿作为嫡母,好像要愈加严峻才能给家里把孩子们教训好,她觉得仅仅赏罚大牛一个人不当。

    已然是孩子们一起出去玩的,拔了人家树苗的尽管是大牛一个人,但大官作为长兄没有及时阻挠,也有错,应该和弟弟一起受罚。

    玉儿后来也逐渐认同了韵儿的说法,已然孩子们是一起出去玩的,一个犯错,其他的也不能逃脱罪责。

    女儿们的话,用藤条打屁股好像不合适,所以罚她们闭门思过,一个月不许出门。

    至于儿子嘛,那就得尝尝竹笋炒瘦肉的滋味了。

    大官作为大哥,天然不会有什么怨言,弟弟犯错他没有阻挠,的确有错,他毫不犹豫地趴在了板凳上,等待着受罚。

    大牛性质直爽,也知道自己犯了错,仅仅觉得大哥也要陪着他受罚,心中有些内疚算了,所以也做出卑躬屈膝状,趴在了第二条板凳上。

    大壮这时分心境很对立,他身子骨弱,可没有大哥和三弟那种身子骨,可想想假如两个兄弟受罚他却没事,心里也有了内疚。

    他看向了父亲,发现父亲正在伸直了食指,在鼻子底下的来回抹了几下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理解了父亲的意思,手指放平,便是告知他要公正,或者说要平衡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人是兄弟,假如别的两个兄弟受了家法,他自己一个逃脱过去了,好像并没有什么值得幸亏的。

    反倒让他和别的两个兄弟之间的心逐渐疏远了。

    大壮大约也知道母亲和嫡母两人没提让他也一起受罚的作业,是知道他身子骨弱,也是对他的心爱。

    但他却不能因而就逃过处分,他同样是大牛的兄长,大牛犯了错,他也没有阻挠,那么他也应该受罚。

    所以他自动站出来,又搬了一个长凳过来,趴了上去,和兄弟们一起承受家法。

    ,
引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
本站一切录入小说的版权为作者一切!情节内容,谈论属其个人行为,与就爱网态度无关!
本小说站一切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谈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态度无关!
请一切作者发布著作时必须恪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则,咱们回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去!